难得有晴天

《圣诞夜》一发完 百万cp

Cyan Cloud:

走心👌




----------------------------------------




又是一年的圣诞夜




王昊千方百计挣脱开了身边姑娘挽着他的手,把银行卡塞到姑娘手里说




“密码970720,看上想买的你就买吧,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今天不能陪你了。”




于是看也不看姑娘撇下来的嘴角和渐渐红了的眼眶




王昊逃也似的跑了




那姑娘,是他女朋友








也是未婚妻






—————————————






两年前,这条街还没现在这样繁华。






两年前凌晨三点的三个小时以前,他和白曜隆还牵着手






圣诞夜依旧美好,在那次白曜隆松开手之前。






—————————————




你停在了这条我们熟悉的街


把你准备好的台词全念一遍


我还在逞强 说着谎


也没能力遮挡 你去的方向


至少分开的时候我落落大方






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圣诞夜。




在那条他们踏过无数次的街头,白曜隆停下了脚步




一点一点的把王昊的手指从自己的指缝中挤了出来,白曜隆在王昊疑惑的眼神中用着依旧慢慢吞吞仿佛带着奶气的语调说






“万万,对不起”






王昊没听清,笑着抬头问




“亲爱的你说什么?”






白曜隆抬起手紧了紧王昊脖子上的围巾,说




“万万,我们分开吧”






王昊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奇怪,他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哭。只是觉得身上厚重的羽绒服仿佛虚无,冷风穿膛。






他记得他当时没有说话,耳边只是源源不断响起白曜隆的声音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万万”






这是王昊第一次觉得被眼前的这个人称为“万万”是一件别扭的事






“但是…”






王昊本来想说 “没有但是”,结果张了张嘴,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可能是太冷了吧,嗓子被风吹紧了。






“但是我觉得我只是喜欢你”






依旧是一记直球,就像是当初跟他表白那样。




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台词,只不过挑了个合适的时间说出口。




从不给王昊咀嚼的时间,噎得慌






“我想去找一个,我爱的人了”








王昊记得自己撒了个谎,说:好啊






之后便低着头,不去看对面人的眼睛。他怕他和白曜隆对视一秒就会瞬间崩溃,他怕他会扑到他身上紧紧抱住他之后用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 求求你,别走




所以他不能,他只能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遍一遍钻研着脚边地砖的纹路。




王昊觉得自己要显得无所谓才好。








街边烘焙店温暖的橘光投在他们身上,影子拉得老长。




王昊盯着白曜隆的影子,变长,又变短。最后变远。








王昊现在突然觉得后悔,后悔他当时一直低着头,而错过了白曜隆离去的背影。




多好看的背影。






真可惜








—————————————————






我后来都会选择绕过那条街


又多希望在另一条街能遇见


思念在逞强 不肯忘


怪我没能力跟随 你去的方向


若越爱越被动 越要落落大方






今年的雪没两年前的那场大




王昊在薄雪上踩了一脚,弯腰,看着绒毛般的雪花和鞋底的灰尘混在一起,变成几缕黑色的冰。




出神






凌晨三点的街道终究是渐渐的空了。情侣们手牵手回了家,连路边的小猫小狗都成双结对缩在一起取暖。




站在街头,王昊抬头看看依旧被雾霾遮的严严实实的天,觉得突然想哭,又觉得自己作,于是努力忍着。




结果雪花落进眼睛里,还是成功把王昊的眼泪引了出来。




他怪是雪花的错,于是低头盯着一块块地砖。




纹路不能再熟悉。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差点冲破了这两年来王昊苦心竖起的一道道防线。




砸的他心脏疼








白宛街,就是两年前的那条街。




街牌都没变




王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的就走到了这条街




只记得两年前的圣诞夜,白曜隆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到了这条还不算繁华的街口,为他掖了掖衣服领子,把他的手捧在自己的手心里,一口热气就这样呼在了他的手掌上。


粘在了他的心里。




他当时觉得害臊,觉得这种言情剧里的情节做梦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又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填满,快溢出来






小孩儿问他,万万,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带你来这里吗




——不知道




——因为... 万万,你看这个街道的名字,像不像“白万”,咱俩






——白曜隆你真幼稚死了






他眼角笑出了眼泪,找了个蹩脚的借口跟小孩儿说是风吹的




还假装生气说,说什么呢,凭什么你是上面那个。






之后那天晚上,赌气的小孩儿趴在他身上孜孜不倦地运动,喘着气骄傲的在他耳边说




“万万,你看我就是你上面那个”








回忆被车灯刺眼的白光强心斩断,王昊隐约听见司机骂了他一句 “不要命”,才发现自己正站在路中间,逆行。




王昊开始觉得自己没出息,他越想忘掉的回忆越是死撑着不肯离他而去。




就像是食腐的秃鹫,看准时机,俯冲下来啄食他早已溃烂的心脏






脚步在街头徘徊,终究还是绕开了。








———————————————————






恍惚间走回了家,洗了个冷水澡。




打开手机点开微信,王昊盯着微信的置顶又是一阵出神。




一个是白曜隆,一个是那个姑娘,哦不,应该是叫“他女朋友”




女朋友给他发了新的消息问他到没到家,白曜隆的聊天框显示最后一条聊天记录还是新年时群发的新年快乐。




自己当时还赌气故意没有回复。太幼稚






王昊点开了白曜隆的聊天框,又读了一遍那段群发的祝福




没忍住又点进去了白曜隆的朋友圈,庆幸的发现除了转发红花会兄弟们的新歌,别无其他。






——————————————————




你还要我怎样 要怎样


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我没能力遗忘 你不用提醒我 


哪怕结局就这样






手指机械的在屏幕上下滑动,想刷新出来一点儿新的消息




女朋友的聊天框里不断更新着信息,嘘寒问暖,甚至还有道歉。




王昊觉得自己再不回复就显得有些混蛋了




——昊 你睡了吗


——今天是我不对,不该把你拉出来让你陪我逛街


——我买了一条裙子 [图片] 你觉得好看吗




图片里的女孩儿笑的羞涩又甜美。




王昊在聊天框里打字:裙子你穿着很好看




顿了几秒,又摁了删除键,最后发送




——晚安




对面的姑娘秒回




——晚安,你要早睡哦❤️






王昊抬起手用力按在眉心,负罪感和无力感交织在一起压得他喘不过来气。




你要是再想白曜隆,你就是个懦夫。他对自己说






如释重负的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冰凉的身体钻井厚重的被子,一时间还暖和不过来。




在王昊把手放在床灯开关的一瞬,手机屏幕亮了




“您收到了一条新的微信消息:白曜隆…”






王昊彻底怔住了。




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三个想忘却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字,王昊只觉得才刚刚有些回温的身体又霎时变得冰凉。




他伸出手去拿手机,明显地看出自己泛白的指尖在微微颤抖。




什么狗屁的再想白曜隆,什么狗屁的懦夫




想念一个人怎么可能他妈的能控制的了。






他来找我干什么?


说圣诞快乐么?


为什么偏偏是圣诞节发来消息?


他是不是发错了?会不会发完就撤回?


他...找到自己爱的人了吗






王昊觉得舌尖苦涩,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心脏跳动的速度丝毫不亚于白曜隆第一次吻他的那次。


屏幕暗了下去




王昊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抄起手机胡乱的解锁便点开了微信。




另外一个置顶终于出现在了所有聊天记录的首位




王昊手指尖有一层薄汗,在白曜隆的聊天框上淡出一圈雾气








——嘿,在吗






——嗯,在








五分钟过去了,并没有新的消息。








——找我有什么事么?




王昊没忍住还是发了这句话




















——听说,你要结婚了?


















王昊体会到了什么是绝望。










他是要结婚了,就跟今天那个女孩儿。




母亲说他老大不小了,该有个自己的家了。于是给他介绍了这个姑娘。




女孩儿人很好,知书达理,甚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王昊说,妈,她太好了,我配不上她




结果姑娘直接抱住了他说,我很喜欢你,以后会爱上你,之后爱你一辈子。




他突然一阵恍惚,想到白曜隆似乎也曾经跟他说过几乎一样的话




他试图挣脱,无奈她抱得太紧。






红花会的那帮知道内情的兄弟都劝他,处处看吧






于是他同意了






他把订婚的事通知了身边所有关系近的朋友,除了白曜隆。




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唯独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










—— 是要结婚了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王昊细数着自己心跳的声音






—— 最近过得好吗?




没对自己结婚的事情表态,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 挺好的




王昊对白曜隆撒了第二个谎








—— 那祝你幸福啊 万万
















万万






多久了,没人再这样称呼过我了。






一夜未眠




———————————————————






半年后的婚礼




平淡无奇




依着王昊认生的性子,请的宾客少之又少。




女方只来了父母和两三个闺蜜,王昊这边红花会难得凑齐了一桌。




白曜隆理所当然的没有来






婚礼进行曲被王昊临场要求改成了白曜隆的《很高兴遇见你》




女方父母还有自己的爸妈脸色都不太好看




王昊当作没看见,余光看见红花会那桌弹壳丁飞冲他竖了个拇指,摇着头用口型说了句




——牛逼








————————————————————








又是一年的圣诞夜




男人牵着小孩儿的手依旧走在那条街






—— 爸爸,你答应我现在告诉我为什么我没有妈妈的






—— 嗯对,但是宝宝听了不许哭哦




男人蹲下来,面对着小孩儿






——嗯!龙龙很坚强的,不会哭!




小孩儿的眼睛亮极了,映出了圣诞夜绚烂的光






—— 嗯...因为爸爸并不爱妈妈






——为什么呢,但是妈妈说她很爱你啊




小孩儿抽了抽鼻子,金豆子在眼眶里打转








男人用拇指把小孩儿眼角的泪光拭去,摸了摸小孩儿毛茸茸的头顶




声音温柔的过分












—— 因为...有时候...只有你爱他,是不够的


























因为白曜隆,他不仅懂得了怎样去爱,还懂得了什么是被爱




在他还没发现时,一个叫白曜隆的男孩儿早已充满了他的世界,早已无法被取代。




每当他觉得自己快忘了他,觉得自己快放下了




但是却又一次次的发现,自己根本没能力去遗忘。










不过,至少他后来的生活还算理想,没为他落到孤单的下场







有一天晚上 梦一场




他白发苍苍 说带他流浪




他还是没犹豫 就随他去天堂







不管能怎样 




他愿陪他到天亮




































谢谢耐着性子看完


这可能是个又臭又长而且还是虐的东西,但是是我真的很想讲给大家听的事儿




最近心情比较沉,所以抱歉又给你们看了篇虐🙏




ps. 引用了薛之谦《你还要我怎样》的几段歌词,在最后一段稍作修改。